20180420

愛是什麼?


每天晚上,我跟B寶躺在床上,哄他睡覺的時候,我都會問他,「你有沒有愛馬迷阿?」
「我有愛馬迷。」
「我也愛你。」

「B寶晚安。」
「馬咪晚安。」

=====嘿,他怎麼知道什麼是愛?=====

在媽媽跟寶寶的關係裡,所謂的愛也許是完全相反的定義。媽媽的愛寶寶,意思是照顧他。更多時候是離開原有的生活形態,因為有了寶寶而改變。睜開眼睛,面對的就是寶寶的需求,他的吃喝拉撒、玩樂休閒。而我還根本不是全職媽媽,都覺得生活已經繞著寶寶轉了。

按照他起床、吃飯、睡覺的時候過日子。平日下班急著去接小孩,八點以後回家就覺得晚得不得了,十點必須全家熄燈,他睡著以後能起床看一個小時的小說已是萬幸。週末必須想個地方帶出去放電,上館子只點他也能吃的東西,什麼高跟鞋我看也不看一眼。


但是,對寶寶來說呢?也許他覺得愛媽媽,愛的意思是需要。晚上在爺爺奶奶家累了要問,媽媽回來了嗎?想睡覺的時候必須在媽媽身上先滾兩圈才甘願躺在自己的枕頭上(或是我的肚子上),半夜醒來閉著眼睛下床走出來找媽媽,早上醒來如果看到媽媽在身邊就安心地笑,媽媽洗澡時,不時過來敲門「妳洗好了嗎?」


愛是什麼?是付出,還是需索?妳照顧他,但是他說句話就能逗樂你,他的睡臉就讓妳覺得這是全天下最可愛的寶寶。他需要妳,也會拿著塑膠玉米木頭番茄做披薩給妳吃。

我有時覺得我像貪婪而不成熟的愛人,每天必得問他是否愛我,待他說愛我,我才說我也愛他。從他還不太會說話的時候,就每天問,我還自己接話,你都不說,可是媽媽好愛你耶。(幸好現在會說話了,媽媽可以不那麼起笑了)


所以你說犧牲跟奉獻是愛嗎?愛也可以是需索和不安全感。單純傾向一邊,好像都不能好好地愛。如果不能從孩子的身上感到快樂,媽媽也很難無止盡地奉獻,如果妳愛的對象只要求妳付出,妳把自己掏空了最後也會自問這是愛嗎?

就算是極度不安全感、需要被愛的人,他一定也想要去證明,對方也想要我的愛。就算對方對你好,你感受不到自己被需要,也感受不到自己在這段關係中的價值。


在兩個人的關係裡,需索和付出都得學習拿捏。


有一點題內的題外話
寫這篇草稿時,A寶還沒有來到世界上。來了之後晚上媽媽得餵奶餵到A寶睡著,想睡的B寶會哭腔要我抱他,我說要等一下等一下然後他就等到睡著了。二寶出生後,大寶必須學著等待愛。現在他能夠接受我一邊餵奶一邊摸摸他牽他的手就睡了。心疼他,有時也覺得大概長大就是這樣吧。不過阿不過,能再牽著老公的手睡覺的日子,不知要等到何時。


竟然可以翹腳睡午覺

20180414

人生勝利組

有讀者來關心,為什麼我好久都沒寫文章了?(我自慚形穢 )
老實說,就是白天的工作真的太忙,我正在適應新的工作內容與節奏。
晚上與週末當媽媽真的太累,為何女兒都六個半月了每天晚上還是會醒來三五次,不時大哭,或是死咬著媽媽的乳頭一兩個小時呢。雖然我還是有想寫的東西,可是我完全沒有力氣也沒有腦汁在得點空的時候打開電腦敲擊鍵盤,也沒有臉請大家繼續發摟我的粉絲頁。

=====天吶這是2018年的第一篇文章希望不是最後一篇的分隔線=====

有天和另一個部門的主管,一起吃午餐,雖然我們都在同一家公司好幾年,彼此也相熟也有Line也會閒聊,兩個人單獨吃飯還是第一次。也就是剛好早上一起開會,中午一起談了點事情到過了午餐時間,就說那一起去吃飯好了。

聊了一會兒她說,妳也不是不親切,但是會給人一種距離感。(您真內行!)
我無法否認,我真是如此。

一起走回公司的路上她又說,妳,應該是一路都很順遂的人吧,高中讀(消音,就那間),大學(也就那間)。我說,那也不就是讀書而已。

我說,完全不順遂耶。我是單親,所以從小就見過很多事情,像家裡財產被查封之類的。然後,讀書很行然後完全不會交朋友的像我這種,就是會被霸凌阿。不太會跟人說這些的我,不知道怎麼樣就說了這兩句。

「所以,妳平常都氣定神閒的樣子,是因為妳都經歷過了......」

她說,如果我今天沒跟妳出來吃飯,就是會覺得,妳,是人生勝利組耶。就是很厲害、長得甜美、跟老公也很好、還有兩個小孩......。


完全不是啊。我吃驚。人生勝利組根本與我無緣啊。


除了學生時代(也只到國中為止),頂多可以說是沒有太多學業的煩惱。讀明星高中就是讓你知道你根本不是天才,到大學知道什麼叫做家世背景。雖然具備工作需要的專業,可是這工作是人稱的夕陽產業,燒腦又沒賺到幾個錢。是我結婚了還有兩個小孩而且我覺得他們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兩個寶寶,只是媽媽沒辦法睡覺(每天睡得最好的時間是五點到七點),七點十分的鬧鐘要起床以帶大寶去幼稚園以及上班。


今天的一點想法

1只要你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在乎的,就像是人生勝利組(嗎?)
2有一些看起來不錯的人是假象(例如氣色不錯可是其實每天都沒有睡覺的媽媽)
3真正的人生勝利組,肯定是有的,大谷翔平吧,就算他有煩惱我也不想聽。(哼)


結論,
總之大致上身邊能看到的,都是些普通人。
(絕無對神人有不敬之意,只是他們就是極少數)
那麼我們就繼續努力生活。(完全沒邏輯)



===A寶小劇場之我不是故意跟遙控器一起照的===




延伸閱讀
距離感

20171106

踩地雷



男女朋友常常吵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這是我們說自己男友或女友欠揍的地方。

=====我通常是不會去踩的分隔線=====

情侶檔A,男友討厭女友每次一吵架就掛電話,知道這樣會惹他不爽,所以吵架的時候,女生總是想要用掛電話來占上風。

有過幾次之後,吵架吵到一半,女生又準備要掛電話的時候,
男生率先發難,「你不要掛我電話!」
「......」(已經準備要掛了)
「我是說真的,不准掛!」
女生還是掛了,男生不再回撥。

女生一邊嘴硬「最好你就不要打來」,一邊緊張起來「該不會他真的就不再打來了吧」。


情侶檔B,女友對男友的前女友非常感冒,因為那個女生到現在都還偶爾晚上會打電話給他,男生還會跟前女友見面,因為是公司同事,要避也避不掉,而且在他們交往前,男生跟前女友分合過幾次。

男生說他們已經是朋友了,要她不要想太多(怎麼可能!),前女友成為兩個人的地雷,誰先提起都會惹另外一個人不開心。女生一不高興就會說不然你去找她阿,男生只能挨悶棍;講過幾次男友也覺得女友很煩,到底妳有完沒完。



為什麼我們明明知道那是地雷,還是想去踩?而且交往後第一次踩到的時候驚訝、愧疚、道歉,但時間一久,隨著交往模式固定下來,那反而像是對方的弱點,你知道他的痛腳在哪裡,只要他惹到你,你就也想去惹他,而你正好知道怎麼樣可以最快達成這件事。

地雷是什麼?是每個人個性脾氣上的一個脆弱處,像大象皺摺外皮裡的軟嫩皮膚,也像是關著猛獸的籠子鑰匙。你愈看他的地雷愈不爽,覺得你幹嘛老是要為了同樣的事情生氣,我就偏要做;或者明知道對方會生氣,可是也不就是挨個罵就好了,久了更不在意;也還有就是這地雷像反擊魚雷一樣,一觸動就兩邊發射,兩個人都憤怒受傷。

試探底線這件事,怎麼說我還是不建議大家用破壞關係來感受關係。有時候你心中的黑暗面會享受這件事:因為我可以破壞關係表示我們有關係,而且我凌駕於關係之上,我比你的情緒(或地雷)優越,你喜歡我就會忍讓我。有些喜好踩地雷的人,是因為不能接受對方有地雷,因為這表示對方仍有自己不能碰觸的禁區,這表示我在戀愛裡沒有絕對的特權。

戀愛裡沒有無限的權力,每當你覺得自己佔了上風的時候,也正在消耗掉一些什麼。


延伸閱讀
破壞關係者
破壞關係者的應對(回顧一下我怎麼城府這麼深)(只有在這方面)


photo credit / wiki
原刊於姐妹淘,經刪改








20171012

精實的產婦






嗨各位,我有第二個寶寶了,她是A寶。

作為一個產婦(現在正坐在月子中心房裡的椅子上,A寶剛喝完奶睡覺),覺得自己剛生完寶寶的生活超不像孕婦/產婦的。

當初生B寶的時候,晚了預產期一周,所以我一心覺得A寶也會比較晚,我把工作一直排到預產期當周,當我比預產期早了10天生的時候,還有一堆未完的工作。特別是出版工作有件事叫做截稿期,還有個日期叫做印刷日,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延誤的日子。

我在一個星期天晚上生下A寶。星期一,我傳訊給我的老闆和同事說我生了。星期一下午,公司的執編(約束大家一定要趕上印刷日的那個人),傳訊給我,問我稿子有沒有交接給誰繼續看?(怎麼會有呢?因為我就是覺得這星期我會繼續工作阿。)

但是星期四就要印刷......

幸好我在上星期五把稿子寫完了,剩下校對的工作,篇幅不多的就交給其他人。大篇的,就在星期三住進月子中心之後一校,我在月子中心第一天下午邊餵奶邊校稿,是真的寶寶一邊躺在我身上吸奶,我一邊用電腦的狀態(媽媽什麼事都辦得到)。

接著月子中心的第二天執編再度傳訊來,是關於我之前另外在做的一本刊物,那一本還有沒寫、沒整理的稿子,封面文案也還沒出。所以月子中心的第一周每天都在發稿寫稿想封面文案,順便回一些各方來信。看看我們家的執編有多麼冷血無情敬業。沒有啦,她是個非常好的人,我完全可以體會做雜誌就是這樣,為了趕上印刷必須如此。

她跟我確認工作之後,發了一封群組信說,已經跟我聯繫好接下來的排程。然後傳訊給我說,她沒想到她會跟剛生完小孩的媽媽談論工作,她覺得自己好殘忍。我回說,真的!

再說,月子中心裡就是餵奶擠奶餵奶擠奶三小時一次馬不停蹄,好像沒什麼事做只要休息,其實行程很緊。加上週五週六B寶來住,陪玩陪吃帶散步累慘媽媽。大寶星期天晚上回家之後,再看到嬰兒的二寶,覺得根本輕鬆的要命啊。


===題外話===



為什麼叫A寶?

當初在懷B寶的時候,我跟老公決定,如果是女生就叫A寶,男生就叫B寶。A是跟著媽媽的英文名字,B是跟著爸爸的英文名字。所以現在是1A1B了。






20170807

曖昧的門票



先來幾個快問快答:
Q:曖昧不是什麼?
A:曖昧不是告白,也不是要對方跟我在一起,請不要正經八百。
Q:曖昧是什麼?
A:曖昧比較像遊戲,你態度要輕鬆,讓對方覺得,這好像很好玩耶,然後不知不覺你們就開始了。
Q:曖昧是用來作什麼的?
A:培養感情阿,你們本來是朋友甚至比朋友還疏遠一點(不是一定要先變成朋友才能曖昧,有時從不熟變成曖昧還比較容易),現在要培養往另一個方向的感情。若是培養得好,曖昧會導向在一起。
Q:若是培養的不好呢?
A:因為曖昧不是在一起,所以曖昧不起來或曖昧沒結果的情況也是有的,感情不就是這樣嗎?


=====我喜歡叫對方陪我去做什麼的分隔線=====

身邊許多男性友人不擅此道,有些是天生認真型,他沒辦法跟女生開玩笑,他講出口的話都是真心的,他覺得曖昧是占女生便宜。嗯,他絕對是好男人,雙方認識之後,出去約會幾次,可以聊各式各樣的話題,就是沒辦法曖昧。每次通常就是像朋友一樣的出去過幾次,他會在沒有進展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告白,通常是被對方委婉打槍(因為她根本沒發現你喜歡她阿,唐突告白多半只會嚇到對方,除非她本來就喜歡你)。


倒是身邊的女性友人可以自然地拋出曖昧訊息。是不是因為女生本來說話就比較不直接,所以想要夾帶一些什麼也比較容易;又或者女生本來就被教育不能主動追男生,所以想方設法要傳一點情;第三是句老話,女追男隔層紗,通常妳寄出邀請函,他都是會收到的,沒作聲就是沒有意思了。


今天來分享一個曖昧的邀請:為他做件事,或是讓他為你做件事(男女不拘)


這事情的前提是,你們本來是朋友,來往也在朋友的份際內。這時,你可以提出要求,請對方幫你一個有點重但不會太重的忙;反過來說,也可以為他做件有點超過,但不致於形成壓力的事。這個舉動,如果對方接受了,就可以當做曖昧的切入點。(不是說切入就一定會成功,就是個邀請阿)


你大概也從哪裡聽過這樣的例子,本來是同事,後來其中一方拜託另一方打電話叫他起床,一陣子之後,兩個人演變成曖昧。morning call這種事情,就是有點過分但又不會太沈重,而天生帶點曖昧的請託,是請對方叫你起床,或是問對方需不需要你叫他起床都可以(方向跟男女不拘)。甚至於,只要對方答應,不管是答應叫你起床還是答應你叫他起床,都可視為彼此關係拉近一步。


兩個提醒:一,最好你別是個濫好人,天天幫別人做事,真的遇到有意思的對象,也是幫他做事,他也認不出來。二,挑選適合發展關係的事情來做,就是別變成濫好人,比如說,在下大雨寒流來的時候送對方回家(或請對方送你回家),不錯;天天送又沒曖昧的話,不就是當司機嗎?


原刊於姐妹淘

20170801

缺乏自信的女孩


終於點開我塵封(?)的blog準備寫東西的時候,發現我要錯過七月了。連一個月發一篇文都做不到阿~。

=====不求人看了的分隔線=====

以前我們談過好幾次自信(見文末延伸閱讀),通常都是我的勸世文,苦勸大家要對自己有自信一點。今天我們要從反面來講這件事,就是缺乏自信的女孩會變成什麼樣子,會很像偶像劇喔(但不是好的角色)。


其一,低估自己的價值


因為缺乏自信阿,喜歡貶低自己的價值,老是覺得誰會喜歡我,或喜歡自嘲沒人會喜歡我。你說說散發這種氣的人到底誰會喜歡他呢?這是不管男女大家都想避而遠之的。因為低估自己,這種女孩會作的另一件事就是,很容易跟別人交往。


只要有人對她表示好感,她就馬上覺得我也要回應對方,或者覺得如果我不跟他交往,以後沒人愛我怎麼辦。完全沒在考慮自己到底有沒有喜歡他,反正有人說他喜歡我就好了。如果不湊巧遇到一些只是隨便來試一下沒想到就中了的男生,交往後只是更覺得自己低賤,老是所遇非人而已。


其二,總是讓別人作決定


因為缺乏自信,所以常常覺得自己會做錯,所以都把作決定的權力給了別人,但這也是個惡性循環,因為事情對了你也不覺得是你做對,做錯了就覺得我怎麼這麼可憐,或是覺得會不會是我的錯。有人追的時候,就會被順水推舟,莫名交了男友。若是男友很爛,女孩也沒辦法主動分手,擔心以後交不到男朋友。

更誇張的呢,就是男生因為很爛的理由說要分手,女生也就分手(畢竟誰想跟我交往),然後前男友後來因為更爛的理由想來復合,女生竟然還答應(他還想回來就好了)。容我為了保護當事人姑隱其事,總是就是聽到會讓人覺得你腦袋有洞阿。


缺乏自信的極端類型,會呈現恐怖的向下沉淪。就遇到好男人你覺得他怎麼可能喜歡我,因而裹足不前;,遇到玩玩的,反而覺得終於有人喜歡我,也就交了。然後不怎麼樣的對象拖很久才分手,或者被分手,導致自我價值更低落。

這當中還有許多是隱性,就是其實你看外表並不覺得她缺乏自信。比如說外在條件不錯,可是莫名就是想要全部的人都喜歡她,有人對她不感興趣的話她就焦慮,這種我覺得也是過於渴望外在肯定。或者說你覺得她是個好女孩,怎麼老是會交到莫名的男友,不是她命運多舛,而是那些人讓她覺得自己有價值。或者是假如妳感覺到要妳稱讚別人實在太痛苦了,無法真心祝福別人,也可能就是妳不自覺在進行比較(而且總是輸)。

自信是外在肯定之後,內在也能自我肯定的正循環,但更重要的是就算外在沒那麼多肯定,內在也要能幫自己添柴火。

結論。就是要沒由來地相信自己阿。(莫名的結論)

延伸閱讀
男生的自信
女生的自信

20170608

分類人


今天來談談一個我的困擾,面試人。



===到底大家都是怎麼面試的分隔線===


最近公司在找人,我也加入面試別人的行列。以前面試過的少數經驗裡,好像對方都會被我嚇到,據同事的說法,我會問一些聽起來很有攻擊性的問題,例如,「看你的履歷,所以你完全沒寫過長篇的稿子?」可是我完全沒有別的意思,純粹想要評估對方的能力。

這一波的面試,經過大家的建議後,決定要改採對陌生人很和氣的做法,親切地聊聊他們在筆試題目上寫了些什麼。

有一題是最近讀了什麼書。在我這行業,特別是現在的工作,喜歡讀書是基本中的基本。就是如果你不喜歡讀書就不要來投履歷的意思。可矛盾的是,我工作內容範圍內要讀的書,基本上也是沒什麼人天生就想讀的。

(是不是太奇怪啦,所以我們的想法是,找喜歡讀書到願意讀我們這工作需要讀的書,也還能從中得到樂趣的人)

所以新的困擾就來了,就算他們寫了他們最近讀什麼書,我還是沒辦法判斷這個人到底有多喜歡讀書。我也是有問他們多喜歡讀書,每天花多少時間讀書,喜歡讀什麼類型的書等等等等,或者跟他們解釋我們會讀很多有趣或易讀的書,可是要做好這工作,也需要耐著性子讀跟磚頭一樣的書。(當然他們都會點頭說沒問題)

這當中還有一個另一個討論是,我能不能從對方寫最近在讀什麼,喜歡讀什麼,來判斷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就一個讀文學的人來說,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大概因為我自己書讀的多又雜,我無法想像用我讀過的書去歸納出我的人格。提出這討論的同事覺得,正因為我讀過很多書,所以有大略的類別架構基礎知識,大致上可以分類。

我想了幾天,還是覺得這不可能,甚至於是有些失禮的(對文學,也對對方)。我不曉得比如說超熟音樂的人,是不是可以從對方聽什麼音樂,猜測他是什麼樣的人。可是文學是,今天你可以同時喜歡村上春樹跟金庸,你可以愛米蘭昆德拉和駱以軍,這些文學作品的列舉,如果要用來分類人,就必須給他們標籤,而我不想這麼做。

對啦,書有類型,有文類,可是文類似乎無法跟人對起來。但也許我只是不喜歡分類人,也是有人很喜歡做這件事的(見延伸閱讀)而且,就一個每年都會發現新作家的人來說,一個人現在的喜好很有可能只是因為他還沒讀過其他作家而已。

要理解人本來就是困難的,更何況從短短一小時的面談(且據我同事的觀念,面試就是在互相欺騙)。另一個角度是,如果很深入地了解他為什麼挑那些書寫,為什麼喜歡那些書,是不是可以幫助我認識這個人。或許可以,不過,這又跟之前學到那些,面試要考慮工作所需的職能條件,是不同取向。瞭解一個人跟評估這個人的能力,總之都是很難。


今天沒有結論。

題外話,自從我弟也跟我一樣很愛讀書之後,我現在還會一直推薦他不同作家的書(要拓寬他閱讀胃口的私心)。我弟有天問我,你推薦的類型怎麼會差這麼多。可是都很好看阿,我說。

以下開放大家說說自己的面試經驗。面試人或者去面試都好,說說你們怎麼判斷對方是怎麼樣的人。

延伸閱讀
標籤王




20170510

當媒人的陷阱



為什麼會有人喜歡當媒人呢?當媒人明明就是一件超難的工作阿。我雖然沒有喜歡當媒人,但是也介紹朋友互相認識過幾次,常常最後都覺得我本人是在自找麻煩吧。今天跟大家分享幾次我踩過的媒人陷阱,請想當媒人者、或是想請朋友當媒人的人三思。


1.你的「單身」朋友不見得真的單身

這應該是最常見的陷阱,就是那些說自己單身、甚至吵著要你介紹的朋友,根本自己就在一團感情爛帳裡。


就你介紹了男女雙方認識,女生覺得是你介紹的,就很給男生機會,男生也就把握了這個機會,兩個人發展非常迅速。結果,男生根本就還跟前女友糾纏不清,他跟女生約會約了半天、該做的也都做了,他就沒有要跟女生在一起。然後還被女生發現他去找前女友求復合,你說女生心情有多糟,就算她不怪你,你也怪死你自己了。


當朋友跟當男女朋友還是不一樣,作為朋友你覺得他人超好,事業有成對女生又溫柔體貼,以為是萬無一失的介紹,怎麼搞得像把自己朋友推入火坑(現在想起來還是想對女生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2.一邊幫忙推,一邊幫忙躲



第二個陷阱就是介紹,喜則雙方看對眼,又或雙方都看不上眼,那也還好,只有一邊看上另外一邊的,那就麻煩了。比如男生喜歡女生,約對方時都拉我當陪客,出去又要想話題又要試著熱絡氣氛,有時還要幫忙打探對方的資訊(例如喜歡什麼禮物要約看什麼電影)。


我想說介紹也真麻煩,像教小孩騎腳踏車,你不知道要在後面推到什麼時候才能放手。這邊又要回應上一段,有些人當朋友你覺得他超棒的,介紹個女生給他他就變成害羞小男孩,什麼事情都要你幫他做,你想說先生你幾歲啦,現在還不能單獨約會是要怎麼交到女朋友阿。


又或者是女生很不喜歡對方,這時你要跳出來幫忙擋掉邀約,但男生也是你朋友,也不知道怎麼去說女生對你沒興趣。最後只會搞得自己想說我在這邊忙別人的戀愛是吃飽沒事做嗎?


3.在一起了你還要包售後服務



你說說這是不是真麻煩,都在一起了,你還要包維繫感情的售後服務。就因為你是男女雙方的朋友,他們吵架了會先找你商量。女生抱怨男生的時候,要問你男生到底在想什麼;男生抱怨女生的時候,也要問你女生到底在想什麼。他們想罵人的時候要你跟著罵,想和好的時候要你去探口風,總之你就跟櫻花一樣要提供免費維修健檢,可不只是結婚的時候掛著媒人的牌子那麼簡單。


是不是都不要介紹了?也不是,其實我身邊有很多夫妻都是朋友介紹認識的。工作以後社交圈變小,有時真要透過介紹才好認識人。還想當媒人的人,就是要學著放下,別太關心人家的感情進展,也別涉入太多,也別把他們的成敗當成自己的責任。被介紹的人,也得把媒人放在旁邊,這是你自己的感情,別想著要人家送佛送上天。

原刊於姊妹淘

20170504

每位女孩的黑暗故事


最近的新聞,讓我的心情有點受到影響。一位女孩受到的待遇,以極為細膩的文字描寫出來。我不敢讀這本書,光是從博客來上看到的片段連載,就覺得悲慘。

不過,今天我想談的是後續的事。

在那之後,我看到無數,幾乎可以說是無數的女人,講起了自己的遭遇。有人被性侵;有人遇到不懷好意的人;有人差點被怎麼樣;被自己的長輩、老師、鄰居、路上的陌生人。

一個朋友問:你有遇過類似(性騷擾)的事情嗎?
我想也不想:每個人都遇過吧。

這些描述自己遭遇的,也有的是40、50歲的女性,講他們10歲以前發生的事情。你想想看,且不論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是什麼,是否留下陰影,總之是一件她們記得幾十年的事。

為什麼這社會上的女性,有這麼龐大的數量都曾經暴露在與性相關的黑暗中,我覺得很疑惑阿。

今天有這一件悲傷的事情,讓許許多多女性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也許她們從中獲得了力量,也許這代表她們向前走了一步,她們想要鼓勵其他人,或者想要這社會可以做點什麼讓這些事情不要一直發生。我希望可以,我希望有。


特別自己有了小孩之後,更容易想像如果發生在我的孩子上怎麼辦
想來想去,都覺得只能早點給他性教育。


一種狀況是,小時候,你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什麼,通常你都是害怕或覺得怪怪的。要等到多年以後,你長大懂事了,才會知道那是性騷擾,那個人對我做了什麼。

如果那經驗帶給你的只是威脅、驚嚇、恐懼,還不是深層的傷害,記憶都已經可以糾纏女孩們(回想起的時候大多都是女孩)多年。

在某些灰暗的地方,假使你認知到有人對你做了不好的事情,絕大多數的人都說不出口。我們忍耐、逃避、假裝它沒發生、不斷自問為什麼是我。就是少有人選擇把它攤開來。

我該怎麼教會我的孩子,如果有人想對你做什麼,違背你的意願,你要大聲拒絕,對你做了甚麼,你要說出來,那不會是你的錯。

而就算我再三告訴我的孩子,就像這風氣轉變的社會如今再三告訴女孩們的一樣,許許多多的我們仍然選擇不說,仍然覺得是自己的錯,仍然覺得讓其他人知道非常可恥。不如假裝和其他人一樣不曾有過不該有過的遭遇,然而私底下每個人都埋著一些,不該由自己來背負的黑暗故事。

===一點不相關的後話===

最後的最後,還是想說,讀小說的時候,切勿把全文當成完全真實的經歷。


photo by Joseph Paquette (Flickr) [CC BY 2.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20170502

時間的相對論



有天餐桌上我們聊起男女朋友相處上的差異。一個女生說了,每次叫男友去洗澡、來吃飯,男友說了「好」,然後動也不動,繼續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滑手機。

另一個女生也說,男朋友休假在家,女生工作要加班,問他可不可以打掃,他說好。結果,週末過了大半,他還是繼續打電動。女生受不了了,問一句,你什麼時候要打掃,口氣有點急,男生就生氣了。

一片撻伐聲中,餐桌上的男性代表發言了。他顯然並沒有要否認男生充耳不聞的習性,只說,我們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他說,男生心中有一個鐘,這鐘會自動辨別現在要做什麼事,像洗澡、吃飯、打掃,這種事情被歸類在「例行公事」,所以早做晚做都沒差,只要做了就好。不管我現在正在做什麼,不需要為了例行公事停下來,等到想做的時候再去做就好了。

可是女生不是這樣想的,當她想要男生做什麼的時候,通常都是因為這件事是一個序列當中的步驟。意思是,我叫你去吃飯,是因為飯煮好了要趁熱吃,吃完我才能洗碗;上了一天班身體那麼髒怎麼不去洗澡,洗完澡之後我們可以一起來看瑯琊榜。另一個想法是,打掃房間是正事,正事做完了才去做閒事,你正事不做盡在那邊睡午覺發懶是什麼意思。

總之為這些事情吵架的男女朋友不在少數。

我自己也是會把事情的步驟想得很清楚的人。我就是吃完飯等著排隊結帳時,先把皮夾拿在手上(甚至先算好零錢)的人;出門若要搭捷運,先把悠遊卡放在口袋裡方便拿。

曾有一次到歐洲旅遊,為了方便,我常直接把一把銅板放在手上,請店員幫我挑出對的零錢。但是當時的男友就會在結帳櫃台前,一個個找出來交給店員。剛到異地頭一兩天不容易搞清楚硬幣幣值,每次看他找零錢、後面大排長龍的樣子就覺得不好意思,跟他說了幾次就給店員自己找就好了,他也不理,我們吵起來。我覺得他幹嘛要給自己和其他人添麻煩,他覺得花點時間拿錢根本就沒什麼。

想想他心中的時鐘過得也是比我慢吧。我忘記那次吵架我們怎麼和好的,那時我還不懂時間對每個人來說並不是過得一樣快。

女生也不都是比較快的那個。就像說到出門,男生可以賴床賴床賴床,等時間快到了,跳下床刷牙換了衣服穿鞋子,比女生更早站在門口。女生則是提早一個小時開始準備,最後還是拖拉拖拉出不了門。

有了小孩之後,這又變成你生氣的理由,因為他這麼輕巧就可以出門,完全沒想到帶個寶寶要準備多少東西,他站在門口問你,「好了嗎?」你還有八百件事情要準備,聽到就有氣。(題外話:所以說是不是一定要教會爸爸背包裡該裝什麼?不要嫌麻煩,就算把每樣東西都念出來讓他去拿也是要訓練的。這就是夫妻長久相處之道。)

相對論,不只是物理上的真諦,還是人與人的個別差異,快慢只是相對而非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