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分類人


今天來談談一個我的困擾,面試人。



===到底大家都是怎麼面試的分隔線===


最近公司在找人,我也加入面試別人的行列。以前面試過的少數經驗裡,好像對方都會被我嚇到,據同事的說法,我會問一些聽起來很有攻擊性的問題,例如,「看你的履歷,所以你完全沒寫過長篇的稿子?」可是我完全沒有別的意思,純粹想要評估對方的能力。

這一波的面試,經過大家的建議後,決定要改採對陌生人很和氣的做法,親切地聊聊他們在筆試題目上寫了些什麼。

有一題是最近讀了什麼書。在我這行業,特別是現在的工作,喜歡讀書是基本中的基本。就是如果你不喜歡讀書就不要來投履歷的意思。可矛盾的是,我工作內容範圍內要讀的書,基本上也是沒什麼人天生就想讀的。

(是不是太奇怪啦,所以我們的想法是,找喜歡讀書到願意讀我們這工作需要讀的書,也還能從中得到樂趣的人)

所以新的困擾就來了,就算他們寫了他們最近讀什麼書,我還是沒辦法判斷這個人到底有多喜歡讀書。我也是有問他們多喜歡讀書,每天花多少時間讀書,喜歡讀什麼類型的書等等等等,或者跟他們解釋我們會讀很多有趣或易讀的書,可是要做好這工作,也需要耐著性子讀跟磚頭一樣的書。(當然他們都會點頭說沒問題)

這當中還有一個另一個討論是,我能不能從對方寫最近在讀什麼,喜歡讀什麼,來判斷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就一個讀文學的人來說,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大概因為我自己書讀的多又雜,我無法想像用我讀過的書去歸納出我的人格。提出這討論的同事覺得,正因為我讀過很多書,所以有大略的類別架構基礎知識,大致上可以分類。

我想了幾天,還是覺得這不可能,甚至於是有些失禮的(對文學,也對對方)。我不曉得比如說超熟音樂的人,是不是可以從對方聽什麼音樂,猜測他是什麼樣的人。可是文學是,今天你可以同時喜歡村上春樹跟金庸,你可以愛米蘭昆德拉和駱以軍,這些文學作品的列舉,如果要用來分類人,就必須給他們標籤,而我不想這麼做。

對啦,書有類型,有文類,可是文類似乎無法跟人對起來。但也許我只是不喜歡分類人,也是有人很喜歡做這件事的(見延伸閱讀)而且,就一個每年都會發現新作家的人來說,一個人現在的喜好很有可能只是因為他還沒讀過其他作家而已。

要理解人本來就是困難的,更何況從短短一小時的面談(且據我同事的觀念,面試就是在互相欺騙)。另一個角度是,如果很深入地了解他為什麼挑那些書寫,為什麼喜歡那些書,是不是可以幫助我認識這個人。或許可以,不過,這又跟之前學到那些,面試要考慮工作所需的職能條件,是不同取向。瞭解一個人跟評估這個人的能力,總之都是很難。


今天沒有結論。

題外話,自從我弟也跟我一樣很愛讀書之後,我現在還會一直推薦他不同作家的書(要拓寬他閱讀胃口的私心)。我弟有天問我,你推薦的類型怎麼會差這麼多。可是都很好看阿,我說。

以下開放大家說說自己的面試經驗。面試人或者去面試都好,說說你們怎麼判斷對方是怎麼樣的人。

延伸閱讀
標籤王




20170510

當媒人的陷阱



為什麼會有人喜歡當媒人呢?當媒人明明就是一件超難的工作阿。我雖然沒有喜歡當媒人,但是也介紹朋友互相認識過幾次,常常最後都覺得我本人是在自找麻煩吧。今天跟大家分享幾次我踩過的媒人陷阱,請想當媒人者、或是想請朋友當媒人的人三思。


1.你的「單身」朋友不見得真的單身

這應該是最常見的陷阱,就是那些說自己單身、甚至吵著要你介紹的朋友,根本自己就在一團感情爛帳裡。


就你介紹了男女雙方認識,女生覺得是你介紹的,就很給男生機會,男生也就把握了這個機會,兩個人發展非常迅速。結果,男生根本就還跟前女友糾纏不清,他跟女生約會約了半天、該做的也都做了,他就沒有要跟女生在一起。然後還被女生發現他去找前女友求復合,你說女生心情有多糟,就算她不怪你,你也怪死你自己了。


當朋友跟當男女朋友還是不一樣,作為朋友你覺得他人超好,事業有成對女生又溫柔體貼,以為是萬無一失的介紹,怎麼搞得像把自己朋友推入火坑(現在想起來還是想對女生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2.一邊幫忙推,一邊幫忙躲



第二個陷阱就是介紹,喜則雙方看對眼,又或雙方都看不上眼,那也還好,只有一邊看上另外一邊的,那就麻煩了。比如男生喜歡女生,約對方時都拉我當陪客,出去又要想話題又要試著熱絡氣氛,有時還要幫忙打探對方的資訊(例如喜歡什麼禮物要約看什麼電影)。


我想說介紹也真麻煩,像教小孩騎腳踏車,你不知道要在後面推到什麼時候才能放手。這邊又要回應上一段,有些人當朋友你覺得他超棒的,介紹個女生給他他就變成害羞小男孩,什麼事情都要你幫他做,你想說先生你幾歲啦,現在還不能單獨約會是要怎麼交到女朋友阿。


又或者是女生很不喜歡對方,這時你要跳出來幫忙擋掉邀約,但男生也是你朋友,也不知道怎麼去說女生對你沒興趣。最後只會搞得自己想說我在這邊忙別人的戀愛是吃飽沒事做嗎?


3.在一起了你還要包售後服務



你說說這是不是真麻煩,都在一起了,你還要包維繫感情的售後服務。就因為你是男女雙方的朋友,他們吵架了會先找你商量。女生抱怨男生的時候,要問你男生到底在想什麼;男生抱怨女生的時候,也要問你女生到底在想什麼。他們想罵人的時候要你跟著罵,想和好的時候要你去探口風,總之你就跟櫻花一樣要提供免費維修健檢,可不只是結婚的時候掛著媒人的牌子那麼簡單。


是不是都不要介紹了?也不是,其實我身邊有很多夫妻都是朋友介紹認識的。工作以後社交圈變小,有時真要透過介紹才好認識人。還想當媒人的人,就是要學著放下,別太關心人家的感情進展,也別涉入太多,也別把他們的成敗當成自己的責任。被介紹的人,也得把媒人放在旁邊,這是你自己的感情,別想著要人家送佛送上天。

原刊於姊妹淘

20170504

每位女孩的黑暗故事


最近的新聞,讓我的心情有點受到影響。一位女孩受到的待遇,以極為細膩的文字描寫出來。我不敢讀這本書,光是從博客來上看到的片段連載,就覺得悲慘。

不過,今天我想談的是後續的事。

在那之後,我看到無數,幾乎可以說是無數的女人,講起了自己的遭遇。有人被性侵;有人遇到不懷好意的人;有人差點被怎麼樣;被自己的長輩、老師、鄰居、路上的陌生人。

一個朋友問:你有遇過類似(性騷擾)的事情嗎?
我想也不想:每個人都遇過吧。

這些描述自己遭遇的,也有的是40、50歲的女性,講他們10歲以前發生的事情。你想想看,且不論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是什麼,是否留下陰影,總之是一件她們記得幾十年的事。

為什麼這社會上的女性,有這麼龐大的數量都曾經暴露在與性相關的黑暗中,我覺得很疑惑阿。

今天有這一件悲傷的事情,讓許許多多女性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也許她們從中獲得了力量,也許這代表她們向前走了一步,她們想要鼓勵其他人,或者想要這社會可以做點什麼讓這些事情不要一直發生。我希望可以,我希望有。


特別自己有了小孩之後,更容易想像如果發生在我的孩子上怎麼辦
想來想去,都覺得只能早點給他性教育。


一種狀況是,小時候,你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什麼,通常你都是害怕或覺得怪怪的。要等到多年以後,你長大懂事了,才會知道那是性騷擾,那個人對我做了什麼。

如果那經驗帶給你的只是威脅、驚嚇、恐懼,還不是深層的傷害,記憶都已經可以糾纏女孩們(回想起的時候大多都是女孩)多年。

在某些灰暗的地方,假使你認知到有人對你做了不好的事情,絕大多數的人都說不出口。我們忍耐、逃避、假裝它沒發生、不斷自問為什麼是我。就是少有人選擇把它攤開來。

我該怎麼教會我的孩子,如果有人想對你做什麼,違背你的意願,你要大聲拒絕,對你做了甚麼,你要說出來,那不會是你的錯。

而就算我再三告訴我的孩子,就像這風氣轉變的社會如今再三告訴女孩們的一樣,許許多多的我們仍然選擇不說,仍然覺得是自己的錯,仍然覺得讓其他人知道非常可恥。不如假裝和其他人一樣不曾有過不該有過的遭遇,然而私底下每個人都埋著一些,不該由自己來背負的黑暗故事。

===一點不相關的後話===

最後的最後,還是想說,讀小說的時候,切勿把全文當成完全真實的經歷。


photo by Joseph Paquette (Flickr) [CC BY 2.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20170502

時間的相對論



有天餐桌上我們聊起男女朋友相處上的差異。一個女生說了,每次叫男友去洗澡、來吃飯,男友說了「好」,然後動也不動,繼續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滑手機。

另一個女生也說,男朋友休假在家,女生工作要加班,問他可不可以打掃,他說好。結果,週末過了大半,他還是繼續打電動。女生受不了了,問一句,你什麼時候要打掃,口氣有點急,男生就生氣了。

一片撻伐聲中,餐桌上的男性代表發言了。他顯然並沒有要否認男生充耳不聞的習性,只說,我們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他說,男生心中有一個鐘,這鐘會自動辨別現在要做什麼事,像洗澡、吃飯、打掃,這種事情被歸類在「例行公事」,所以早做晚做都沒差,只要做了就好。不管我現在正在做什麼,不需要為了例行公事停下來,等到想做的時候再去做就好了。

可是女生不是這樣想的,當她想要男生做什麼的時候,通常都是因為這件事是一個序列當中的步驟。意思是,我叫你去吃飯,是因為飯煮好了要趁熱吃,吃完我才能洗碗;上了一天班身體那麼髒怎麼不去洗澡,洗完澡之後我們可以一起來看瑯琊榜。另一個想法是,打掃房間是正事,正事做完了才去做閒事,你正事不做盡在那邊睡午覺發懶是什麼意思。

總之為這些事情吵架的男女朋友不在少數。

我自己也是會把事情的步驟想得很清楚的人。我就是吃完飯等著排隊結帳時,先把皮夾拿在手上(甚至先算好零錢)的人;出門若要搭捷運,先把悠遊卡放在口袋裡方便拿。

曾有一次到歐洲旅遊,為了方便,我常直接把一把銅板放在手上,請店員幫我挑出對的零錢。但是當時的男友就會在結帳櫃台前,一個個找出來交給店員。剛到異地頭一兩天不容易搞清楚硬幣幣值,每次看他找零錢、後面大排長龍的樣子就覺得不好意思,跟他說了幾次就給店員自己找就好了,他也不理,我們吵起來。我覺得他幹嘛要給自己和其他人添麻煩,他覺得花點時間拿錢根本就沒什麼。

想想他心中的時鐘過得也是比我慢吧。我忘記那次吵架我們怎麼和好的,那時我還不懂時間對每個人來說並不是過得一樣快。

女生也不都是比較快的那個。就像說到出門,男生可以賴床賴床賴床,等時間快到了,跳下床刷牙換了衣服穿鞋子,比女生更早站在門口。女生則是提早一個小時開始準備,最後還是拖拉拖拉出不了門。

有了小孩之後,這又變成你生氣的理由,因為他這麼輕巧就可以出門,完全沒想到帶個寶寶要準備多少東西,他站在門口問你,「好了嗎?」你還有八百件事情要準備,聽到就有氣。(題外話:所以說是不是一定要教會爸爸背包裡該裝什麼?不要嫌麻煩,就算把每樣東西都念出來讓他去拿也是要訓練的。這就是夫妻長久相處之道。)

相對論,不只是物理上的真諦,還是人與人的個別差異,快慢只是相對而非絕對。

20170427

假戲真做的陷阱



今天我們要來講一個沒什麼經驗值的男女生很容易踩進去的陷阱,而且這陷阱一開始看起來像是美好戀情的開頭(所以才叫做陷阱嘛)。

我曾經在學校裡幫忙演一齣劇的一個小角色,非常小,大概就三五句台詞,出場時間也許一兩分鐘吧。不過呢,那個角色演的是男主角的外遇對象,所以雖然只有一點兒戲份,跟男主角的動作和台詞比較親密些。

由於我跟男主角之前完全不熟,就只有在知道彼此是誰的程度而已,所以我跟他說,那我們來培養一下感情好了。在排練的時候,我們在場邊聊天,一起吃飯,認識彼此大約是如此。後來,大家應該可以猜到,他覺得我喜歡他,他也有點喜歡我。

遺憾(?)的是,我沒有喜歡他。


這種事情,我們不能說男生傻。因為確實有可能,兩個人後來假戲真做,彼此喜歡,你看看布萊得彼特和安潔莉娜裘莉,連那麼專業的演員都陷入愛河。(是說當初看電影的時候,一直覺得誰跟裘莉對戲不會愛上她阿,也太性感美艷了吧,後來真的爆出外遇的消息)(現在領養一堆孩子,兩人還離婚了真是往事只能追憶)

如果說是陷阱的話,就是你明知道沒希望,明知道沒機會,明知道這是假的,甚至場景都是自己搭的,結果自己還陷進去。

比如說,你(一直有點好感)的女生朋友喜歡另外一個男生,她找你陪她去挑送給男生的禮物,你幫忙試穿比來比去,腦中忍不住幻想你們是情侶,一起出去逛街等等等等,這就是騙自己。

又或者說,你(有點可愛)的男生朋友想追個女生,妳自告奮勇當他的軍師,還跟他對戲練習到時候要出去約會的對話舉止,對著對著妳錯覺以為有點曖昧的是你們兩個。

很多時候這陷阱是自己設的,因為你想要跟他多親近些多曖昧些,不敢走大路,就來取巧。我不能說這方法完全沒用,有時候是有用的,有點像是去當兵的男生要他的朋友照顧自己的女友,結果朋友把她照顧成自己的女朋友。但假如你/妳是沒什麼經驗值的,不要用這招,因為通常會在騙到對方之前先騙到自己。

你想想你就有點喜歡對方,還要戴上我們只是朋友的面具,再來戴上我們來假裝在約會的面具,是不是好累人阿~~。

這種招是給經驗值豐富的人用的,比如說妳可能遇過很會跟女生相處的男生,認識妳沒多久就把你叫成妹妹(或任何很親密的稱呼),帶妳出去玩,對妳超好,妳就自然習慣親暱的相處模式,人家說帶妳回家妳也沒什麼戒心,就被吃掉了。

或者說男生可能也遇過,行為舉止超大方的女生,她走路會勾你的手,跟你共用一根吸管,吃你盤子裡的東西,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你不知不覺就以為你們是情侶在約會,只差誰先開口而已(當然是你啦,不然咧)。

結論
新手班不要誤入陷阱
進階班運用得宜的話倒是不錯(我不會承認我就是超大方的魔王)

延伸閱讀
Make him envy(有點異曲同工之妙)
制約(新手不要用喔,乖~新手們不要再一直寫信來說要用了)



Photo by Juan Flipe Rubio via Flickr,  CC liscensed


20170316

戀愛不是減法遊戲



小時候,第一次頗值得紀念的。初戀、第一次約會、交往第一個月紀念日(有人慶祝過這個嗎?)、第一次分手。

=====還有人在意初夜嗎?的分隔線=====

有關於「第一次」(的任何事情),我真的很放得開耶。而且,身邊的女性友人們,也沒什麼人在懷念第一次的阿(也許她們午夜夢迴時在棉被裡默默流淚懷想也不一定),總之第一次呢,平鋪直敘地來說,不過就是最先發生的一件事。想想我還真是沒甚麼感情的人吶。

一個我常用的比喻是吃牛肉麵。你不會記得第一次吃的牛肉麵,只會記得好吃的牛肉麵。做愛大概也是這樣,不是說第一次完全沒有意義,但也就是第一次的意義或加上新手的意義而已,好吃的比較值得回味吧(是吧是吧)。

如果想著要把第一次「給」誰,認為「第一次」就是一定會失去的東西,豈不表示身體的自主權不在自己身上,我只是帶著一把鑰匙的人,我的責任就是看要把鑰匙交給誰?

若是說初戀,也許就像這部和那部用時代和少女來開頭的懷舊電影一樣,年少的戀愛真的非常可愛,真的可以做很多很傻的事情,真的也太扭捏以致於常常錯過。不過,你再把年輕的光暈拿掉,再看看當時帥氣的他,現在也胖成一個平凡人(是說自己也沒有不平凡到哪裡去)初戀雖然有些值得談的地方,也是拿來空談一下就好,歸在姊妹聚會時總會有人想起來糗你兩句的陳年往事。

真的好愛的、好痛的戀愛,是不是第一次有差嗎?現在牽著你睡覺,關心你衣服有沒有穿夠,跟你一起計畫未來的人,你們是不是第一次戀愛有關係嗎?若深烙在心的戀愛經驗,恰好是你的第一次戀愛,或許他會略略影響你往後對戀愛的起步看法。但真的會改變你的戀愛,絕對不是因為時間發生的先後。

因為妳談戀愛那麼認真,它不是減法遊戲,不是我用百分之百的真愛去談第一次戀愛,然後是90%的真心,然後是70%的成熟,然後是50%的務實,然後是30%的行禮如儀。不是不是,我們每次都那麼認真,每次都是全新的自己,每次都用盡全力(幾乎),每次都反思成長,再活下去。

我甚至要嚴厲一點說,別花太多時間想第一次的事情,如果你還在想的話。想過去的事情,意義差不多就是等於零,除非你就不顧一切地跑回去重拾第一段戀情,或者你現在還是跟初戀男友在一起,所以兩人不時還可以回顧一下青澀時光彼此取笑一番。

英文裡有句話叫做”start off on the wrong foot”,意思是一開始就踏錯步。常見電影裡兩個角色一開始因為一點小事看不順眼對方,中間發現他人也不壞,想要和好的時候,就會說我們一開始踏錯步了,現在重新來過吧。總之我是要說,第一次沒什麼,踏錯步就重來就好了,踏對步也不表示路就能走得很平順。

沒什麼比現在好好活下去重要了。

原刊於姊妹淘


20170315

不在乎的常態分布


這是接著上次被討厭一文來的,我在文中把你世界觀中的人假想成一個常態分布曲線,不知道常態曲線是甚麼的就想成一個山坡,我們直切兩刀,把山坡分為三塊。

山坡的右邊代表喜歡妳的人,討厭妳的人放在山坡的左邊,中間包括山頂,占最大面積的,都是不在乎你的人。

這樣想這個世界可以怎麼樣呢?

一,你可以練習只在乎喜歡你的人,畢竟其實他們人數沒有你想的多。
二,你可以試著忽略討厭你的人,實際上這些人也沒有你想的多。
三,對於中間那些不在乎你的人,你可以練習也不要太在乎他們。


最後一點是最難的,為什麼呢?
因為,你容易誤解那些人喜歡你。就算你承認有些人討厭你,大部分人其實都覺得大部分的人都喜歡我(因為我沒甚麼好不喜歡的阿)。不然喜歡我的人不就太少了嗎?(可能真的沒有你想的多)所以當中間那些人展現出不在乎你的表現時,你就認為他們從喜歡變成冷漠甚至討厭你。其實沒有,他們本來就不在乎你。

而且,因為你會誤解他們喜歡你或在乎你,所以你想要他們喜歡你。當你想要對方喜歡你的時候,你就更容易因為他們的不在乎受傷。而且當你想要討好那麼多人的時候,你可以想像討好會變成一項艱鉅又浩大的工程,簡直就讓你忘了你本來的樣子。

然後,與上上段相反的,也有一些人容易覺得這個世界上的人都不喜歡他。我遇過幾個,通常真的被欺負過,所以只要一點小事就認為對方是在針對他。有些人因此變得很尖銳,另一些則變得非常想要討好別人。這個世界觀對暗黑系的人也有幫助,因為你知道,討厭你的人儘管有,就是山坡左邊那麼多,大部分人之所以會做出他們做的事(就算傷害到你),也只是因為他們不在乎你而已。所以也不必醜化或對他們心懷怨恨,他們只是在做他們想做的事,不必事事都懷著和解或討好的心理。


由於萬事起頭難,大家知道只要做到最後一點,前面兩點都易如反掌囉。

回覆一下一定會有的疑問,你怎麼知道喜歡/討厭我的人沒那麼多?答案是我不知道,你可能是泰瑞莎修女、萬人迷,也可能是過街老鼠。我說的只是一般論,一般論為什麼會有效,是因為就算你是萬人迷,那也不過代表你的常態分佈山頂往右邊多靠了一些。


結論。阿,我要講出一個老梗了,可是這是出自我內心我也就是這樣在過我的人生絕對不是漂亮話或溫情主義。你若可以做到不去在乎太多也不必在乎的人,你可以做你自己。因為你希望喜歡你的人是喜歡你自己,你就算在乎太多,也無法改變那些討厭你的人。你根本不應該因為不在乎你的人影響你對自己的看法。

在此請各位與做自己的溫情主義區別開來,我討厭那種。


===B寶小劇場===

好久沒放B寶照片,本次有點題。
一旦出現你非常愛,也非常愛你的人之後,你就知道你能在乎的人和事情一定得變少了。



20170310

我跟手機你要選誰?



電影⟪葉問⟫當中描寫過這麼一件事。葉問的老婆不太喜歡他習武動武,也不喜歡他和那些學武功的朋友來往,甚至在葉問練詠春拳的木樁上,貼上寫著「老婆大人」的紙條,把這木頭人當做老婆一樣,別打它,意思就是別練拳了。


換作現代,大概就是女友問男友,我跟手機你要選誰?


A男友交友廣闊,手機上有十來個LINE群組,每天大家都習慣性地在上面閒聊。不用多,每天每個群組開兩個話題,就夠他忙的。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看到他對著手機寫個不停,時不時傻笑,還會跟女友分享剛剛他們說了些什麼,雖然通常也是沒什麼的垃圾話,女友好歹可以參與一下。女友沒說的是,雖然我在你面前,感覺起來你更想用LINE聊天。


B男友則是很著迷於看各個論壇,從PTT籃球版、棒球版、政治版、八卦版到Mobile01加上蘋果日報的即時更新新聞,是標準的潛水族。總之可以說是有資訊焦慮症,需要更新每個版的最新近況,分析各派論點。說好聽點是瞭解每天網路上最流行的消息,但鎮日追逐網友們的評論真的有意義嗎?


C男友則是習慣約會就是女生到他家幫忙打掃,他則在電腦前衝鋒陷陣。女友也曾經想要加入電玩的行列,但沒過多久就因為打得太爛被男友要求脫隊,或者她拜託其他人幫忙的時候,男友又吃醋,最後仍然淪落到在男友家幫忙倒茶水,在旁邊觀戰的地步。


不過,這世界並不是只有男生黏在螢幕前,女生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A女友是標準的臉書上癮症,手指離不開手機,每兩分鐘刷一次臉書,看看其他人都在幹嘛。人家說我們都把最好的樣子放在臉書上,所以看臉書的人都會認為別人的生活比自己的有趣。這件事也可以是自我檢視的標準,凡去任何地方必拍照打卡,PO了動態之後,刷臉書的頻率提高為每分鐘一次,要確認有多少人按讚,有沒有人在下面留言,她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回覆這家咖啡廳的鬆餅有多好吃。


最近看到一個新名詞是instagram(IG)老公,也就是老婆沈迷於IG,所以老公好聽點是老婆的攝影師,其實是老婆的自拍棒。男友必須拍數十張散步、跑跳、鞋尖或牽手入鏡的照片,才能呈現出最「完美」的「隨興」;要從超高俯角或超低的仰角拍照;所有食物在入口前必須等女友拍好;當女友上傳照片之後也必須馬上按讚回應(就在現場還不夠嗎?)。


其實這都是極端的例子(還是平常的例子?),但你只要各花五分之一的時間在LINE、論壇、手遊、臉書和IG上,也就夠離不開手機了。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我也常忍不住想要拿出手機刷兩下臉書,或是一邊看手機一邊聽大家在講什麼,有次姐妹聚會時,有人拍下當時所有其他人都在滑手機的照片,作為聚會一景。


說我們活在網路上,是有某程度上的真實性的,要你放下手機是那麼難,網路上的互動也不全是虛幻的。原意是分享真實生活的社交媒體,導致我們更在意我們所創造的形象,勝於我們在過什麼樣的日子。這些原來用來殺時間的上網消遣,不僅殺了我們的時間,還殺了我們花在眼前的人身上的心力。想想我們以後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是和人牽著手去散步曬太陽,還是忙著拍出一張陽光?


原刊於姊妹淘


後話:有B寶之後,雖然也跟其他爸媽一樣愛拍寶寶照片,但我也非常享受跟寶寶互動的時刻,要用自己的眼睛跟手跟嘴跟全身感受。



Photo Credit / Tomwsulcer (Own work)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20170309

被討厭



今天是寫給女孩的。


女生很怕被討厭,比男生怕得多。你可以想像男生通常採取的是,你討厭我,那我也討厭你。或是我不知道誰討厭我。這方式聽起來幼稚,做起來卻很有效。

女生就不同了,只要感覺到被討厭,甚至是輕微的不友善,女生都很難置身事外。腦中盡是為什麼我被討厭了,她們(通常都是她們)討厭我甚麼,她們在我背後說我甚麼,我真的像她們講的那樣,或是我才不是她們講的那樣!(可是我又不能去解釋)

為什麼女生這麼怕被討厭(有些類型甚至會演變成極度想要被喜歡),我也不知道。可能女生比較傾向團體與合作的生活型態,所以比男生更在乎和諧?所以如果有人破壞了這個和諧(大家一起討厭我),那一定是我的錯。也有可能社會文化教育女生消極被動的生存方式,只要被喜歡就能活下去(女生就是要會撒嬌、得人疼、有人愛諸如此類)要配合要討好別人,所以不能被討厭。

今天想跟大家聊這件事,主要原因是最近的一則新聞,一位就讀台南國立家齊高中的女學生透過繁星推甄計畫錄取清大中文系,新聞中提到她平時也有創作同人小說等等等。有人把這則新聞轉去PTT,接著她的外表(說她醜),她的興趣(寫這也能叫文學?),她的學力(透過繁星有資格讀清大?),她的成績(清大有中文我都沒聽過),全成了批評的標的。

儘管無奈,這絕非特別的個案。這就是女生日常生活會遇到的惡意。長得漂亮的,比如最近另一則新聞,外資宋慧喬,一定會被說還不是靠美色(腿開開就有工作),被質疑她的實力,還一定會被人說這哪有漂亮。

然後就會有人說給我上我也不要,或是我可以上,或是誰可以上。長得醜的男生,如果很強,他就是很強;如果很帥,就是又強又帥。這社會的邏輯就是這樣。

從小到大,我也被不少人討厭過。人生整體而言結交了一些好朋友,但也有過被他人孤立排擠的時刻。我試圖回想我被甚麼人因為甚麼原因討厭過:太早發育又胖(被曾是我朋友的男生嘲笑)、跟某人的男友講話(原來有了女友後男生是不能跟其他女生講話的)、有太多男生好友(被女生說她討厭我這種人)、其他零零總總的應該還有很多,都在我不知情中的各種箭插滿了我的背之類的。也有那種路上的陌生人走過來說,「穿綠制服了不起喔」(我真的沒覺得了不起,我想應該是你覺得了不起才需要來說一下話)

最悲慘是,就跟許許多多的電影情節一樣,被霸凌許久的女孩哭著說,儘管她對我做了這麼多事,我還是希望她(加害者)可以喜歡我。這就是女孩們最扭曲的心理,儘管有人霸凌我,我還是想要她/他認同我,跟我做朋友。


今天我們要談的是那怎麼辦?女孩們真的需要從內心堅強甚至強悍起來,而不是光是吃「愛自己」的溫情話,可一旦有人不喜歡妳,妳就大受打擊。


首要原則是,接受這件事「不會人人都喜歡妳」心智強健一點的,可以翻譯成「一定有人討厭妳」。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大家會喜歡的類型,所以很早就接受這件事了。但對盡力融入社會可愛的各位女孩們來說,大家都那麼乖那麼配合那麼與世無爭,怎麼會有人討厭我。不過事實就是如此,不會人人喜歡妳。

假定我們把喜歡和討厭妳的人設想成一個常態分佈的鐘形曲線,喜歡妳的在最右邊,討厭妳的在最左邊,大部分的人呢?就是不在乎妳。搞懂了嗎?他們罵妳不是因為他們討厭妳,就只是因為他們不在乎妳,不在乎你的感受。回到前面我們提到的女高中生,那些口出惡言的人,不是因為討厭她這個個人,就只是不在乎,不把她當人,只是仇恨情緒發洩的出口。


妳知道,喜歡妳的人不見得會大聲告訴妳,討厭妳的人講話再小聲妳也聽得見。首先先了解許多看起來討厭妳的人,他們只是在回應自己內心的情緒,妳不過有些地方搆上了他厭惡的價值觀。如此,妳才可以試著把用平靜、疏離甚至幽默的角度面對這些無邊無際隨時撲上來的陌生惡意。。




還有一些更傷害人的憎惡來自我們熟識的人,我們以後再談。



圖片來源/ Tripp via Flickr, CC liscensed

20170224

準備結婚不必吵到結不成婚



「我星期六要去看婚紗。」
「......幾點?......」
她吸了一口氣,「沒關係,你不用來。」
他抬了抬眉毛,表情顯示疑惑,遇上她平靜的目光。


他絕沒有不疼她,當初也是好好地跟她求婚,買了顆能力所及沒有虧待她的戒指。只是他也跟大多數男生一樣,對籌劃婚禮興趣缺缺,覺得太多細節都叫人煩心,到底是誰把婚禮搞得這麼複雜,非得把大家弄得焦頭爛額才行?他也已經盡可能管理了出席賓客的名單,選哪家的喜餅,定哪家餐廳,挑什麼日子。


他們也和大多數準備結婚的情侶一樣,在這當中意見不合過幾次,吵幾個不大不小的架,有些事情催他一下他動一下,有些事情他覺得不必那麼麻煩,她也就省略不做,還有些事情是你的爸媽我的爸媽的堅持,他們使命必達地完成。


不過,講到婚紗,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挑選婚紗和拍婚紗(有時延伸到婚禮攝影紀錄),似乎都是比例極高地落在女方身上的事情。她自己光是研究婚紗攝影就暈頭轉向了,想到準老公就算陪著她去,也只是一直在旁邊滑手機,對什麼樣式的衣服,哪種攝影風格(如果分得出來的話),提供的張數與格式一概只會說「沒意見」(是根本沒在聽吧)。研究這些已經夠累了,另一半的沒意見,只會激怒我而已!


更令人不悅的,是想到他應該只會看一下價位,但又還夠聰明到瞭解這個時候不是談價的時候,最好爽快拿出信用卡。女生的心情該怎麼說才好呢?他就是以為只要他付錢就算盡了義務,不知道女生想要的是你的參與。


基於她對他的愛,真的是愛,她決定他可以不必參與這些。


「我知道你對這些事情都沒興趣,我沒有要責備你的意思,但是你大概就只會坐在旁邊滑手機吧,我在那邊挑的很累看到你那樣,我只會一邊怕你無聊,一邊又覺得很煩而已,你大概也只是等在那邊準備付錢。我想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反正你既然不會出意見,我就自己決定就好。」


他沒說什麼。


到婚紗公司談細節的那天,她剛坐下沒多久,他出現了。
「你來幹嘛?」
「沒有啊,就來啊,妳們看到哪了?」他擠到她身旁坐下,她笑了。
他們研究著桌上的相本,看著一對對新人巧笑倩兮,拿著氣球或黑板或兩隻手合成一個愛心,女生為主的照片多,多過於新郎的獨照是自然,常常也多過兩人的合照。其實婚紗照也是大同小異嘛,她想。

突然覺得也不必在意太多,看著窗外,午後還暖著的太陽,還不如早點敲定,出去找個地方喝下午茶,再敲他一頓竹槓。

原刊於姊妹淘